蝴蝶夫妇蔡百峻、萧丽娜》让全世界看见台湾蝴蝶之美
时间:2020-05-28 出处:展示科技
「同样是一张蝴蝶的照片,妳看,可以变化出这幺多的花样。」环保摄影家蔡百峻与妻子萧丽娜坐在电脑萤幕前,向来访者解说他们夫妻追逐蝴蝶的故事,以及拍到了蝴蝶后,如何把美丽的蝶儿身影化幻为创意设计品。蔡百峻爱拍拍蝴蝶,拍好的照片,透过电脑绘图软体,变成色泽各异的图像,经过数位输出后,可以当成壮观的装置艺术;
蝴蝶夫妇蔡百峻、萧丽娜》让全世界看见台湾蝴蝶之美

「同样是一张蝴蝶的照片,妳看,可以变化出这幺多的花样。」环保摄影家蔡百峻与妻子萧丽娜坐在电脑萤幕前,向来访者解说他们夫妻追逐蝴蝶的故事,以及拍到了蝴蝶后,如何把美丽的蝶儿身影化幻为创意设计品。

蔡百峻爱拍拍蝴蝶,拍好的照片,透过电脑绘图软体,变成色泽各异的图像,经过数位输出后,可以当成壮观的装置艺术;而萧丽娜,则是把蝴蝶的图像印在各种家饰用品、服装上面。夫妻两人还向小朋友与家长解说蝴蝶,共同推动蝴蝶教育…。

被誉为「蝴蝶先生」的蔡百峻原为摄影师,三十年前在他廿八岁那一年,一次旅居花莲期间,目睹蝴蝶从蛹中挣扎而出的景象,那种生命的诞生让他悸动,也引起他开始观察更多蝴蝶生态与阅读国内外自然生态资料的念头。

他的逐梦之旅就此展开;他提倡用镜头代替猎枪,不杀生,不害生,用照片取代标本,用艺术当作桥梁,继而不断地追蹤纪录台湾的蝴蝶,并扩及其他野生动物,作为环境教育的素材。

蔡百峻说:「无论蜕变或遭逢危机,蝴蝶总是尽力在牠们有限的生命里,完成繁衍后代的任务,人也一样生命有限,该做的事就要尽力做完。」这是支持他逐梦的最大信念。

会选择蝴蝶作为梦想的开端,「身为台湾人,可以为自己的土地做些什幺呢?」蔡百峻引述一些基本资料说,在我们居住的小岛上有将近380种蝶类,以单位面积比,蝶产量曾经傲视全球。再加上,台湾的地形、雨量与气候,蝶类约有50种以上独立演化成台湾特有种,因此有「蝴蝶王国」之称。

于是,他选择以能拍摄三百八十种蝶类为目标,也为自己订定了逐梦计画「寻找国家宝藏」。「蝴蝶夫人」萧丽娜在旁补充说,他们知道这个目标很大、很难,但夫妻两人都知道自己要什幺,也无怨无悔携手向前,按照所定的目标前进,一个拚经济,一个拚文化。

蔡百峻上山下海努力地拍蝴蝶,夏天时他汗流浃背背着摄影器材找寻蝶儿蹤迹,冬天时还得在避风的山谷里陪着要过冬的蝶儿,目前已拍摄纪录340种台湾蝴蝶,他也从蝶儿身上找到别人体会不到的乐趣。

其中,耗时最多的是追寻台湾国宝级的宽尾凤蝶,这整整花了他10年的光阴。他也曾看过苎麻蝶在树上比赛产卵,以卵占据地盘,直到最后一口气为止;也曾拍过会拟态的天狗蝶,会随着栖息的植物改变身体的颜色。最近更独锺紫斑蝶;他最爱看的是,有阳光的日子,紫斑蝶儿展开双翅,踩着晨曦伸伸懒腰。 

最令他感动的一次是,去年底有一次观察紫斑蝶园区,他瞧见一群紫斑蝶被鸟惊吓而飞起来,不料群体往天空飞时,就整个挂到蜘蛛网上。当下,他数了数,大约有十二三只蝶儿挂在网上。「糟了,终将铁定难逃,这些蝶儿一定很快被吃掉!」他心中正嘀咕着。

没想到,奇特现象出现了。他发现:「每一只挂在网上的蝶儿都一动也不动,牠们在装死!」只见那只蜘蛛视那些蝶儿为枯枝叶等「障碍物」,一一地将牠们清除。第一只被清除到地上,很兴奋地飞走了;第二只…。「当看到最后一只蝶儿解除危机时,真是令人感动的时刻!」亲眼望见蝶儿脱离死神的蔡百峻说,他真正领略到紫斑蝶的智慧。

年轻时曾在日本进修的萧丽娜擅长创意设计,因此这位「蝴蝶夫人」就以创意商业设计为主,发展绿色文化产业。她运用了镭射科技开发蝴蝶主题艺术礼品,今年还以正反两个台湾设计成一只蝴蝶,开发一系列名为「反正爱台湾」的台湾蝴蝶纪念品,商品从织品到家饰品都有,也得到很多迴响与支持。每每,她穿着印有蝴蝶艳丽身影图像的长裙走在路上,都会招来别人好奇的眼光,频频问她那裙子在哪买的?

三年前,原居住台北的蔡百峻与萧丽娜从台北101大楼附近住家移居屏东县高树乡,他们买了一块农地,晴耕雨读,过着田园生活,也为蝴蝶打造了一个「梦见蝴蝶」家园。

「这个地方离蝴蝶谷近。」蔡百峻说,家园在大津桥头,一过桥约三分钟车程就是着名的茂林「紫斑蝶谷」;而美浓的「黄蝶翠谷」、六龟的「彩蝶谷」也都在附近,他可以成日与蝴蝶谷为伍,「蝴蝶就在眼前,我怎能不来?」夫妇俩以蝴蝶家园为基地复育蝴蝶,种植蜜源植物及食草分送附近学校及居民,也带动当地社区共同为生态保育尽分心力。蝴蝶先生以蝴蝶为例在学校教生命教育,蝴蝶夫人教创造力教育,默默灌溉台湾基层。

这些逐梦行径让蔡百峻夫妇频频得奖与邀约展览,例如:2007年是丰收的一年,蝴蝶先生应美国华府史密斯自然历史博物馆邀请,展出台湾的蝴蝶及发表演讲,当天就有三万五千人次入馆参观,做了一次成功的生态文化外交。同一年,他们也以「寻找国家宝藏」获得行政院研究会萤火奖。

但回顾来时路,蔡百峻估算了一下,三十年来,他光是花在旅费、做研究、买摄影器材的经费,平均一年就花掉一百多万元,这还不包括他因为要去拍蝴蝶而无法担任正职工作,或者得取消人家找上门的演讲与教学等可以赚钱的机会,而少掉的收入。

当年,夫妻俩天天忙进忙出,四处奔波,但家族里的人刚开始时并不能理解,「拍照片应该是一种休闲娱乐吧,这样拍,有没有钱赚啊?」长辈这样提问。但随着蔡百峻的作品经常参展,尤其在两千年时于台北国父纪念馆举行个展,加上媒体也以「蝴蝶先生」称呼蔡百峻,家人才逐渐体会出生态与环保摄影作品,其实很可贵,而己蔡氏夫妇的努力已获得社会的尊重,从不谅解而开始接纳,甚至会出钱出力协助他们。

未来,蝴蝶夫妇还有什幺梦想要进行的吗?萧丽娜说,他们準备在蝴蝶家园旁设立蝴蝶缘农场,包括:一个校外教学场地、一个民宿区及一个蝴蝶复育区。此外,蔡百峻三十年来所拍摄的蝶儿照片希望能数位化后,成立一处生态写真博物,藉由教育体验活动,让更多人珍爱土地。「离开了城市,忘记不景气,在田园中,看到菜在冒芽,树在长大…,这些都充满了生机与希,也让人感到生活踏实而简单。

「我们有一个新的梦想计画,就是在台湾这个蝴蝶王国的每一个人,至少都认识一种蝴蝶,并会说出一个蝴蝶的故事。」蔡百峻又说:「这,看起来并不容易,但是一传十,十传百,百传千,透过社区、学校、网路,有朝一日,一定会达成我们的计画!」


「蝴蝶先生」蔡百峻摄蝶多年,并结合「蝴蝶夫人」萧丽娜的创意行销,可以成功的关键何在?他们归纳出下列几个重点,作为有意逐梦人参考?

1. 单一选择:以蝴蝶文化推广为主诉求。

2. 坚持地勇往直前。

3. 三十年前投入时,即已预估未来人类需求。

4. 环境保护意识普及化给他们很多启示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