柯文哲:20亿元当种子创造更多产值
时间:2020-07-17 出处:专利商务
      台北市的产业发展奖励补助及融资贷款总额,从台北市长柯文哲上任后迄今,分别突破了10亿元大关,市长柯文哲18日上午特别出席产业局的记者会强调,创业才是解决失业的最简单方法,创新更是台湾唯一的出路,希望这20亿元可以当种子,创造更多的产值。         柯文哲指出,台湾过去20年来的经济

      台北市的产业发展奖励补助及融资贷款总额,从台北市长柯文哲上任后迄今,分别突破了10亿元大关,市长柯文哲18日上午特别出席产业局的记者会强调,创业才是解决失业的最简单方法,创新更是台湾唯一的出路,希望这20亿元可以当种子,创造更多的产值。 柯文哲:20亿元当种子创造更多产值        柯文哲指出,台湾过去20年来的经济发展不是很顺利,他认为原因是产业升级失败,因为台湾一直採取代工的方式,不肯放弃过去成功的模式,所以当土地成本、工资成本甚至环保要求上升后,台商只好被迫移出去,但不管是移到珠三角、长三角、大西南甚至到越南去,从不思考去升级,所以只要成本一上升,整个产业就一直往外跑。
 
       柯文哲表示,现在的台湾接单、国外生产模式,表面上GDP都有成长,可是为什幺最近在调升基本工资时,人民却感受不到,因为我们只是拿到一个经济成长的数字,但实质工资所得都在台湾以外的地方,所以台湾人民没有感觉。
 
       柯文哲认为,台湾本身要有自己的产业,但台湾也没有什幺石油、金矿,天然资源也不是很丰富,唯一剩下的就是人力,只是我们长期以来的教育都在教学生怎幺当员工,很少教学生怎幺创业,所以创新从来都不是我们教育中的一项,所以我们只会做员工,创业很困难。
 
       柯文哲强调,事实上,创业才是解决失业最简单的方法,而且台湾的机会很多。当然,他也认为台湾也不可能像Google、Apple这种超大的创业,这要美国才有办法,因为美国的经济规模够大,所以就是变成比较小型企业的创业。柯文哲说,比较容易创业的还是年轻人,人老了包袱比较重,创业比较困难,年轻人人生还长,创业的本钱较低,所以年轻人比较愿意创业,因此在推动整个台湾创业发展的时候,有一个逻辑是是否鼓励大量的年轻人去小小创业。
 
      柯文哲提到,刚刚产业局林崇杰局长报告时,指出当时市府提供几百万元,创业主搞了几年以后,业绩可以做到几亿,连爆米花都可以做到品牌成功,卖到10几个国家,他实在想不通,所以这就是一个model,做代工赚不到钱,品牌、行销和研发才可以赚到钱,因此施振荣的微笑曲线理论是对的,要往行销和研发两端去移动。
 
       柯文哲说,在这过程中,第一步就是方便年轻人创业,所以在市府一楼有一个一站式创新服务站,帮忙解决创新创业相关问题。他也提到,通常国外的大公司来,他通常会给两支电话,一支是楼下的投资办公室,一支是市长室的,如果在台北市有什幺服务不满意的,可以打到市长室告状;不过,他笑说,自从提供这两支电话后,市长室的那支都没有打过,下面(投资办公室)那边通通解决掉了,所以有很多外国公司发现来台北开公司蛮方便的。
 
       柯文哲表示,他有查过,虽然台北市有很多公司倒闭,但有更多的公司成立,所以在计算现存的公司当中,其实数量是在上升的,表示台北市的产业其实还不错。市府也算过,虽然台湾总体投资是在下降,但台北市佔全台湾的投资比率,从他刚上任的56%,到现在已经达到75%,而且还在持续上升中。
 
       柯文哲说,他知道台北市这几年来是接受国外投资量最多的城市,也有愈来愈集中化的趋势,但他认为只有台北好是不行,因此台北成功的经验还是要推出去,包括一站式服务,还有对国外公司良好的沟通管道,让外国公司很喜欢来台北投资。另外一点是,除了行政便利外,北市开始增加新创基地,目前準备了21个,已经开幕8个,战略纵深是够,大概还有56万平方米的新创基地,允许更多的新创公司成立,特别是欢迎国外新创公司来台北设厂。
 
       柯文哲表示,提供行政便利和创新基地外,最后就是资金,过去3年半来,台北市政府的奖励补助达到10亿元,也感谢在场的金融机构,提供10亿元贷款,所以过去3年半,在新创产业的补助和贷款就超过20亿元,他希望这20亿元能当种子,可以创造更多的产值。
 
        记者会前,柯文哲先接受媒体联访,有记者询问要怎幺样的创新来拯救台北的经济?柯文哲表示,其实创新是台湾唯一的出路,台湾的资源没有非常丰富,既没有石油、金矿,只有脑力,所以创新是台湾唯一的出路。他在很多演讲中讲过,台湾经济最大的困境就是产业升级失败,在这个状态下,要如何推动创新?他认为,创新有二个,一个是创业很方便,因此在市府一楼有一站式的服务,可以跑完全部的部门,也在里面提供很多这种辅导老师,帮创业主上课;另外,台北市规划了21个创新基地,现在已经开了8个,另外13个会在未来的4年内陆陆续续开幕,按照当时的产业需求,去做合宜的使用。最后,还要提供贷款和补助,所以今天的记者会就是他上任后到现在的这3年半内,纯粹补助奖励的就超过10亿元,另外感谢信保基金、富邦、国泰合库也愿意贷款,这部分也超过10亿元,等于双破10忆。
 
       记者提到之前他在招商场合有说过,跟企业站在一起,就是他选举前的杀手锏,今天的记者会也是杀手锏之一吗?柯文哲笑说,没那幺严重啦。其实台北市不管怎样,相对来说,还是全台湾投资最容易的地方。他有查过,外国在台湾的投资,仅在台北市就佔掉76%,他刚上任时才56%,现在慢慢增加到75%。他认为,台北市还是相对有优势,也不是说只有台北好,而是希望整个台湾还要好,台北过度地把整个资源集中,也不见得是好事,所以可以把台北成功的经验,推广到台湾的其他城市,让国外对台湾的投资总数还是可以上升。
 
       记者询问,昨天他在议会施政报告时,为何不敢向市民承诺做好做满,有可能变成落跑市长吗?柯文哲说,应该是不会啦。他常常说,台湾每个政治人物都说做好做满,说到最后都是没有真的这样做,原则上他知道自己做什幺事情,也不要话讲得太满,他现在学会话不要讲太满。
 
       记者追问他这样暧昧的态度,外界解读是在保留筹码,绑架民进党?柯文哲回应,他才是被绑架的,他觉得每天都被绑架。记者提到他这样的态度可能会让蔡总统觉得他是2020年的最大威胁?柯文哲表示,他最喜欢说的就是4年前的现在,他还在哪里?所以有时候说,人活在世界上,做好今天该做的事,想太多了。他也推荐大家去看周星驰的那部武状元苏乞儿。至于什幺是他所说的世事难料?柯文哲说,世事难料就是我们都不知道明天要发生什幺事。
 
        记者询问台北市会不会跟着其他县市申请年改释宪?柯文哲则强调他是外科医生,外科医生就是务实,既然有四个县市提出年改释宪,坦白讲,(台北市)现在去也只是凑热闹,当然有人说就是表态而已,但是对外科医生来讲,没有实质意义的事,纯粹只是做姿态,他实在不是很喜欢做,还增加工作给底下的人做。
 
      有关他昨天在议会中曾批评侯友宜很会钻法律漏洞?柯文哲特别澄清说,他后来说这是合法节税,所以正确说法是侯友宜很会合法节税。
 
       至于上週六他跟中正区里长进行联谊,很多当地里长说他要五毛给一块,相较于丁守中的找不到人,呛声说中正区已非蓝营铁票区,对此外界解读是他拔桩奏效?柯文哲表示,活在世界上,不要每天都是拔桩、割喉啊,他实在”冻未条”。他认为人活在世界上,不是只有政党,还有同事、亲戚、朋友,甚至还是同一个教会、同一个庙,所以不要每天活在世界上,就蓝的、绿的、政党,不要把整个台湾社会生活、人与人之间的关係搞到这幺可怜。
 
       记者追问他是否跟这些里长的关係变得更好?柯文哲说,他是很认真跑地方,每年都会跟里长办座谈会,只要里长拜託的,他听得只要有道理,不分蓝绿,做得到都会帮他们做。他也常常到商圈走读,到各地看一看,里长总是会出现,就会聊天什幺的,几年下来也变成朋友了,所以人活在世界上,不是只有政党。
 
       柯文哲指出,以前的问题就是国民党的市长遇到民进党的里长,就不跟他讲话,要求都通通把他封杀;倒过来,遇到民进党的市长,国民党里长或议员的要求就把他封杀,人生没必要搞到这样。所以他的态度是,议员讲的,听一听是有道理的,通通都帮他做。他有时候嘴巴会骂一骂、唸一唸,也从来没有把哪个议员封杀掉,听说以前的市长就是这样干,以前童仲彦就是这样被封杀的。
 
       记者最后提到他的幕僚”学姊”目前在网路的声量非常高,甚至快要超过他,是否觉得锋头有被抢走?柯文哲笑说,不会啊,她很漂亮啊,一日幕僚就贡献了超过500万的点阅率。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